君心湪

挖坑专业户,说的就是我!
我只是为爱发电而已。

【蓝忘机个人向】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魏无羡死后一切魔改的世界,魏无羡死前是原著死后就不一样了

*别喷我知道写的很烂

  

“魏前辈,小心!!”

“什么?”

魏无羡愣了,刚刚思追喊了我魏前辈,喊的是‘魏’吗?是‘魏’对吧?!嗯嗯嗯?为什么他会知道我是魏无羡?

魏无羡刚从震惊回过神就感觉到了杀气出现在他面前。

遭了,来不及了。

“啊......我早该想到的.......”

蓝思追的声音听起来很抖。

魏无羡昏迷前听到了蓝思追说的“啊......我早该想到的.......”,心想又发生了什么?

奇怪,我刚刚是不是看到了蓝湛......啊?那熟悉的感觉,熟悉的轮廓,好像......蓝湛啊。

魏无羡终于撑不住地晕了过去。

.............

“含光君?不,师父?”

蓝思追声音颤抖着说道。

魏无羡听到蓝思追的声音,说道:“蓝湛来了?”

蓝思追并无回应,这时魏无羡才发现自己灵魂出窍了,蓝思追是听不到他说话的。

他抬起眼望向蓝思追看着的方向,看到了那个人,不、那个魂魄。

魏无羡不可置信,心想不,这不可能的对吧,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怎么可能,蓝湛......蓝湛!怎么可能会死啊?!

蓝思追继续说道:“我早该发现的,在发现莫公子就是羡哥哥前,我就有怀疑过,为什么我会觉得莫公子身上有我熟悉的感觉,就算后来知道了那是羡哥哥,我也感到疑惑。”

“我和羡哥哥相处的时间不过短短几载,就算有与他相处的回忆,但我那时仍是小孩也不曾修炼,怎会对羡哥哥身上的气息感到熟悉?”

“原来是您啊.....”

蓝思追说到这里哽咽了一下。

“我之所以会对羡哥哥感到熟悉是因为您的残魂就在他身上。”

“即使您身死道消,即使早已散魂,您还是深爱着羡哥哥,为此就算如今只是残魂,也还是很快在羡哥哥被献舍重来之时就发现了他,陪伴于他,保护他。”

蓝思追的声音仍然颤抖,眼中含泪。

蓝忘机并未回应蓝思追的话,反而说道:“阿愿,把忘机琴给我。”

蓝思追也顾不上抹干眼泪,赶忙拿出忘机琴递给了蓝忘机。

不过几招,邪祟便被蓝忘机消灭。

消除完邪祟后,蓝忘机才缓慢地转身,嘴角露出了一抹温柔的微笑。

“阿愿,你长大了。”

蓝思追不再忍耐自己想要拥抱蓝忘机的冲动,向蓝忘机扑了过去,但却因蓝忘机并无实体而直接穿过去。

蓝思追穿过蓝忘机的魂体,扑倒在地后放声痛哭。

蓝忘机心里明白,即使他早在几年前就已经亡故,但蓝思追从未认为他死去。

他将手伸到蓝思追面前想要擦了他的眼泪,但要到蓝思追面前的时候又将手收了回去。

只因他只是一缕残魂,根本无法触碰到人。

蓝思追还是在哭,蓝忘机叹了口气,脸上表情变回了魏无羡所熟识的那副‘犹如死了老婆一般的脸’。

蓝忘机飘到魏无羡面前,想要抚摸魏无羡的脸,手却从魏无羡的脸庞穿过,蓝忘机眼中的神色带着酸涩,苦笑了一下。

“君归我已去啊......这可真是.....

求仁得仁。”

我们终究还是错过了。

魏无羡就这样呆着看着他,他不明白为什么蓝湛死了,从献舍归来之后,沿路也有打听一些熟人的消息,自然包括含光君蓝忘机。

不是说好重伤闭关的吗?这还是现任姑苏蓝氏宗主蓝曦臣公布声明的啊...

不,难道说,蓝湛的事,是泽芜君,瞒下来的吗?

蓝忘机和蓝思追可不知道魏无羡在想什么,在他们的视角来看魏无羡目前正在昏迷。

蓝忘机用担忧的目光看着魏无羡的身体,担忧他身体倒在地上会受凉。

蓝思追看懂了蓝忘机的眼神,赶忙给魏无羡进行治疗也给魏无羡设了一个保暖咒。

待一切安顿好,蓝忘机开口问道:“魏婴为何会归来?是谁?”

蓝思追从小被蓝忘机教导,自然明白蓝忘机口中的话的含义。

“禀告含光君,根据调查,羡哥哥估计是被莫玄羽献舍。至于是谁,我想应该是聂宗主吧。”

“聂宗主吗......?”

不,恐怕没那么简单,兄长......也参与了吗?

蓝忘机想到。

蓝忘机和蓝思追闲谈了一会儿。

发现魏无羡有要醒来的迹象,和蓝思追告别后便又隐去身形。

蓝忘机语:“无关皮囊,无关面容,亦无关性别,我都心悦于他,我相信魏婴赤子之心从未改变,只要他是魏婴,我就信任着他。”

【玄正36年,姑苏蓝氏宗主对外声明姑苏蓝氏含光君蓝忘机被邪祟重伤,需闭关几载修养身体。】

实际上,

【玄正32年,蓝忘机为净化魏无羡被怨气侵蚀已久的魂魄,怨气入体,无药可治,最终于玄正36年自杀身亡。】

晓星尘看着魏无羡接过储物袋,仿佛又想起了曾经。

那时,含光君蓝忘机救下了正在被薛洋屠杀的白雪观的人,杀死了薛洋。

后向匆忙赶来的晓星尘询问是否有关于藏色散人的画像。

晓星尘听后微微一愣,随后笑道:“世人皆道含光君你与我师侄魏无羡关系不佳,现在看来是世人谣传过多。”

晓星尘下山后并不是没听说过关于他师姐藏色散人之子,夷陵老祖魏婴魏无羡的事情,知晓蓝忘机和魏无羡水火不相容,似乎是死对头。

现在蓝忘机来询问藏色散人的画像,晓星尘想了想便已明了蓝忘机这么做的含义,但蓝忘机既然特意来找他寻魏无羡母亲藏色散人的画像,那么想来两人的关系并不是世人说的那么糟糕。

所以说,不要相信谣言啊。

晓星尘感慨地想到。

晓星尘相信蓝忘机的为人,毕竟蓝忘机有着‘景行含光,逢乱必出’的美称,加之蓝忘机救了白雪观的人也救了他的挚友宋岚,于是将几副关于藏色散人的画像交于蓝忘机。

几年后,姑苏。

晓星尘与宋岚相伴而行,路上还跟着一直在说话的阿箐。

突然,蓝忘机出现在他们面前。

蓝忘机对晓星尘等人行了个礼,说道:“忘机有一物欲托付给晓道长及宋道长保管,可否去附近的客栈详谈?”

到达客栈后,三人开了个包厢坐下谈话,而阿箐则去外面四处逛逛。

蓝忘机拿出储物袋,放置桌面并推向晓星尘两人。

“这是?”

晓星尘说道。

“这便是我想要晓道长帮忙保管的物品。”

晓星尘见蓝忘机并无阻拦他打开储物袋之意便将其打开来看之一二。

晓星尘瞳孔一缩,说道:“这、这难道是?”

蓝忘机说道:“没错,这正是藏色散人与魏长泽的画像和曾经的物品,昔年他们二人曾在云深不知处听学,于是我将两位前辈在云深听学时的相关物品找出,我叔父也曾与两位前辈相识,便拜托叔父画出二位的画像。”

“这,这为何托付于我们保管?”

晓星尘疑惑地问道,因为这个储物袋里也有他们第一次见面时他给予蓝忘机藏色散人的画像。

“事实上,我.......恐怕凶多吉少。”

“凶多吉少?这是何意?”

宋岚疑惑并担忧地问道。

“在几年前魏婴亡故之时我欲净化他的魂魄,希望能够将魏婴度化以送他入轮回,但怎料魏婴的魂魄与乱葬岗有相连,我在净化之时也不甚净化了一点乱葬岗。”

蓝忘机语气平淡地说道。

但晓星尘和宋岚可就不平淡了。

“乱葬岗?”

“乱葬岗?”

两人语气皆震惊地说道。

“这、这.......”

“我想请二位帮忙保管这个储物袋,若是魏婴.......归来,便还请将这个储物袋交付于他。”

蓝忘机对晓星尘和宋岚行了个礼。

“我知道了,若魏师侄真的回来的话。”

晓星尘语气有些复杂,根据这些年和蓝忘机的谈话,也从蓝忘机口中得知不少关于魏无羡的事,他知道魏无羡是不会夺舍的,他也相信蓝忘机知道这一点。

但会不会回来一切都是未知数,毕竟未来是未知的,蓝忘机之所以会这样做也正是因为明白未来的一切都是不定的,一切皆有可能所以才会‘防患于未然’。

【玄正36年

蓝忘机自杀后碎魂,以免魂魄内的怨气伤到他人。

剩余已经被怨气侵蚀彻底的魂魄无法消除,被蓝曦臣、聂怀桑、晓星尘以及宋子琛联手镇压。】

蓝曦臣抱着蓝忘机冰冷的身体,大声嘶吼哭泣。

“我自认愧对于忘机,魏公子的死是四大家族联手围剿的,但我未曾仔细去调查便被金光瑶的话给迷惑,带领我姑苏蓝氏的子弟上乱葬岗围剿魏公子,此乃我的错。”

“我未能保下忘机心悦之人,也未能阻止忘机受尽三十三道戒鞭,我自认没能为忘机做到什么。因此,我也只能完成忘机现在的意愿。”

“将他彻底诛杀!”

蓝曦臣留下两行泪水,抱着蓝忘机的尸体站了起来说道:“忘机,晚安。”

但蓝曦臣并没有将蓝忘机的尸体给埋葬,反而将他放入一个冰棺。

聂怀桑看着这一幕说道:“这个冰棺能使尸体长年不腐,曦臣哥难道你想......”

蓝曦臣没说话,聂怀桑了然,便不再开口。

蓝曦臣将蓝忘机的尸体彻底放入冰棺后突然想起蓝忘机自杀前和他的对话。

“忘机,真的值得吗?”

“兄长,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请兄长莫要再阻拦,我意已决。”

蓝忘机深深地对蓝曦臣行了个礼,起身眼中情绪不明,或有不舍。

“兄长,忘机告退。”

蓝忘机说道,转身离去。

蓝曦臣心想,忘机,我还在等你对我说,兄长,忘机归。

我会等到的吧。

蓝曦臣随后与聂怀桑、晓星尘、宋岚三人离开静室,将冰棺放置在了那里,走前设了无数道禁制,以免有人打扰蓝忘机的安眠。

【名侦探柯南番外】决战篇 完「BE线」

*CP官配

*有部分死亡前情节参考《[全职高手]Glory盛世荣光》

*发现不见了后的补发,多年前写的文了。

——————————————————

扑克牌枪打飞了琴酒的枪,琴酒并没有闪躲,他只是嘴角一勾,拿出了一部手机,同时他背后的一扇大门打开。

手机屏幕上出现了一个画面。

———毛利兰被绑在了一张椅子上,眼神惊慌地看着眼前的摄像头。

而她的面前放着一个倒计时的炸弹。

距离炸弹爆炸倒计时还有十分钟。

工藤新一看着琴酒手上手机的屏幕,立刻越过琴酒往他身后的大门奔去。

“基德!带着基尔走,去外面接应我!!”

“名侦探!!”

琴酒没有动,FBI的人进来逮捕了他。

被带走时,他回头看着大门,那是通往地下室的门,有重重机关。

工藤新一,我说过的,你绝对逃不掉,在场的所有人都逃不掉,因为就算你躲过了这个炸弹,还有另一个炸弹,如果你们没能将另一个炸弹的源头拆掉,那么埋藏在各个角落的炸弹都会爆炸。

留在这个基地的所有人都不能幸免。

想着想着,他笑的越来越嚣张。

工藤新一,被贝尔摩德誉为silver bullet的你,会赢吗?

  

 ——————我是分割线——————

  

“少爷!不好了!!”

“什么?”

“您看这个———”

“还有炸弹??”

安室透走了过来,“麻烦让我看看。”

  

 ————我是分割线—————

  

眼前一阵阵发黑,胸腔闷痛,渐渐失去规律的心跳声如擂鼓般敲打着耳膜,安室透闭上眼,仿佛看到眼前血雨漫天。

啊啦,我要来找你们了吗?伊达班长,松田,萩原,......hiro。

降谷零到最后一刻笑了,露出了属于降谷零的微笑。

赤井秀一觉得胸前一阵刺痛,有钢铁割裂血肉的痛感,他知道是爆炸物嵌入他身体。

他大口的呼吸着,胸口尖锐的刺痛提醒着他还活着。他已经看不见东西了,听力越来越弱,身旁的一切仿佛都在飞速逃离着他。

妈妈,爸爸,真纯,秀吉,明.....美。

工藤新一口吐鲜血,脸上却挂着温柔微笑。

浓腥温热的血滴到了毛利兰的面颊上,滴答滴答,顺着面颊滑入耳廓。

他弯起眉眼,缓缓俯下身,吻上毛利兰的双唇。

那只不过是蜻蜓点水般的一触。工藤新一全身的力气仿佛都被这一吻抽空,跌在了毛利兰身上。

毛利兰觉得自己好像正在流泪,温热的液体淌过上扬的唇角,流进颈窝。

她拥着怀里一动不动的躯壳,好像拥住了北冰洋上万年的浮冰。其实哪里那么快冷却,怀中的人明明还是温热的。

『3』

“新一”

『2』

“我喜欢你啊”

『1』

她闭上了眼睛,

『0』

笑了。

“对不起啊,青子,等尸检报告出来,你就会发现怪盗基德是黑羽快斗啊”

怪盗基德吃力地笑了,“可惜我错过了那个组织的我追捕,好几次拼命地战斗,结果还是没能挺过这次,名侦探啊,这次我可真是.....亏大了呢”

青子,我还没和你表白啊,我还没和你说,

————我喜欢你啊。

「你也在等人吗?」

「嗯,我今天刚搬来这里,本来和爸爸约好在这里会和,可是他却说工作很忙,可能要迟到了」

「我叫黑羽快斗,请多指教」

怪盗基德看着这里也即将爆炸的炸弹,抹了嘴角的血,对着虚空说道“我叫黑羽快斗,请多......指教。”

手里也出现了一个蓝玫瑰。

『黑羽快斗很喜欢在课堂上打瞌睡。』

黑羽快斗闭上眼睛,但是这一次,他再也没有睁开了。

灰原哀嗅见属于自己的血腥气,眼前一阵阵发黑,脑子里好像有一千支交响乐队在演出。她闭上眼,感觉疼痛渐渐远离了界限。

灰原哀之前在潜入组织拿取APTX-4869残留的资料以及那份名单,但是现在看来,是没办法研制解药了呢,工藤的话肯定没能躲过这个炸弹吧,APTX4869的受害者也就几个,可惜我没办法帮你了呢,姨妈。

姐姐,我好想你。

「志保」

「志保.....」

爸爸,妈妈,姐姐,我来找你们了。

宫野志保抬起一只手,握向面前在时光洪流中亘久不灭的那只手。

水无怜奈闭上眼睛,一滴眼泪从眼角渗出,淌过上挑的唇角。

“瑛佑,抱歉,姐姐没办法陪你了”

本堂瑛海想着,爸爸,我会看到你吗?

朱蒂·斯泰琳咳嗽了几下,鲜血溢出唇角,滴落到地面上。

“秀....”

我不行了啊......

贝尔摩德知道自己也是躲不过了的,第一个爆炸的地点离她的angel很近,很近,她知道他们估计是撑不过去的。

I will take the necessary path for my angel.

  

————我将为我的天使走上必须的道路。

  

轰———————

  

  

—————我是分割线—————

  

鲁邦三世众人是躲过了,但是次元大介看起来很难过,鲁邦靠着直升机的位子,看向了大海,片刻,他说道“去那片海域吧”

峰不二子这次没有说什么调侃鲁邦的话,往那片海域飞去。

众人停留在了那片海域,风轻轻地吹着,很清爽,有那么一点像当初他们穿着降落伞落下的感受。

鲁邦这么想到。

可惜,以后再也没有让我来日本偷宝石的理由......了呢。

没有人会再叫我‘爸爸’了呢,我让你再叫多一次好吗?

次元大介想到。

仿佛过去了几个世纪般,“走吧”

直升机“嗡嗡嗡”地响,飞走了,海面并没有因为他们的到来和离去而掀起一丝波浪,宛如他们从未来过。

「如果可以确实地让你毁灭,为了公众的利益,我很乐意迎接死亡」

工藤优作收到噩耗后,想起了工藤新一经常挂在嘴边的话。

这就是你的选择吗?新一。

『若我忽然死亡

请你不要悲伤

就当我没有归途去流浪』———若我忽然死亡 

工藤有希子依偎在工藤优作怀里崩溃地哭着。

“这世界哪有什么突然,所有的突然都伴随着漫长的伏笔。”

服部平次受到这个噩耗后,沉默了许久,他重伤躺在了ICU整整几个月,醒来后不久便知道了这个消息。

他按开了电视机,几个月过去了,电视机仍然还在播放着一个新闻。

他静静地看完了新闻,至始至终没有出声。

过了多天后,服部平次出声了,他在除他以外无人的病房中说道,“工藤,你食言了啊”

「“谢谢啊,服部,真的”」

「“工藤.....”」

「“对了,我发现一家非常好吃的烧烤店我想带你去尝尝,有空就过来吧,一定要来啊,我在这里等着”」

「“知道啦,回见”」

“以后,就只有我一个关西的.....名侦探了....啊”

玛丽世良很平静,她知道自己便不回去了的,大儿子这次也是真的殉职了。

世良真纯就有点接受不了,毕竟刚知道其实秀哥没死结果人这次是真的殉职了。

“秀哥.......”

若干年后———

“When you have eliminated the impossible, whatever remains, however improbable, must be the truth.”

(当您消除了不可能的事情之后,无论多么不可能的事情都必须成为事实。)

服部平次遇到了一名少年,他手中的书掉落时随风而刚好翻到这一页。

服部平次弯下身拾起书时看到这句话愣了一下,然后看向了对着他伸手要书的人,他将书轻轻地放到了那个少年的手上。

“真是谢谢你啊”

随后那个少年与服部平次就此擦肩而过。

“平次!!”

服部平次这才回过神,“抱歉啊,和叶,刚刚遇到了一些事”

“哼,这次就原谅你了”

—————————————————

其他人我就不一一描写了,很累呢,我相信应该没有人要我细写(∂ω∂)

【魔道祖师非典型观影体】群星闪耀之时 1

*观影人物:魏无羡,蓝忘机,蓝曦臣,聂怀桑,聂明玦,温情,温宁,温苑

*怼不怼江看心情,不喜勿入,不喜勿入!!

*这篇文有两种系列(群星闪耀之时&群星陨落之时),同样也是观影但观影内容分为观看原著世界&观看魏无羡死后一切魔改版的世界(此世界含众多私设,但无原创人物出场)

→例子:本章为观影剪辑视频但观影内容皆为原著所有,但若是另一个系列(魏无羡死后一切魔改版)有关未来的影像就是不一样的了。

*本章观影剪辑内容: 

【温苑||蓝思追个人向】若我生来便有九千错 

(PS:不要跟我讲要什么授权,这是我剪的。)

  

    

魏无羡迷迷糊糊睁开眼睛,心想他刚刚不是还在伏魔洞吗?这里.......又是哪里?


魏无羡警惕了起来,尤其是在看到温情、温宁和小阿苑也在这个空间的时候。


魏无羡环顾四周,很好、赤峰尊,泽芜君,蓝湛,这个空间没出现其他人,难道是和我们这些在场的人有仇?


“魏婴。”


蓝忘机说道。


“蓝湛。”


魏无羡回复道。


还不等他们众人进行沟通,众人面前出现几张卡牌。


哇哦,这不是话本才会出现的情节吗?


聂怀桑心想,难道我也能成为主角(之一)了?!


卡牌漂浮在空中,总共有三张,整齐并列地在他们面前,大小也不算太多不算太小,关键是它太亮了。


啊,难道它的目的是要闪瞎我眼?


魏无羡苦中作乐地想到。


聂明玦看起来就像是要挥舞着霸下把卡牌给打下来,在快要有动作的时候被蓝曦臣给阻拦了下来。


“大哥,这可能是我们出去的关键。”


聂明玦沉思片刻,放下准备将霸下出鞘的手。


“这是不是要我们点啊?”


聂怀桑说道,发现众人的目光都停留在他身上,赶忙打开扇子遮住自己。


“我来吧,如果是邪魔外道的话我比较擅长。”魏无羡说道。


在他看不到地方,蓝忘机皱起了眉头,沉默地看着他,几经欲开口但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


蓝曦臣和聂明玦对视一眼,点了点头。


“那么就拜托你了,魏公子。”


温宁显得有些慌张,但温情对他摇了摇头。温苑疑惑地左右望着魏无羡和温情。


魏无羡点了其中一张卡牌,卡牌再次发光,强烈的光线使众人闭上了眼睛。


再睁开时,卡牌出现了字。


【「温苑||蓝思追个人向」若我生来便有九千错】


【涉及人物:魏无羡,温情,温宁,岐黄一脉,蓝忘机,蓝曦臣】


【是否观看剧情卡片】


【是】 【否】


“小阿苑?”


魏无羡疑惑地说道。


“阿苑!”


温情看到聂明玦等人看过来的目光,抱紧了手里的温苑,一脸紧张。


“温姑娘,我们没有其他意思,请问您手里的那个孩子,难道就是温苑吗?”


蓝曦臣温柔款款地说道。


温情犹豫了一下还是回复,说道:“对,我抱着的正是阿苑。”


聂明玦早就在听到‘温’这个字时握紧了霸下。


“大哥,大哥,稚子无辜啊,而且人家温姑娘和鬼将军现在也没做什么啊!”


聂怀桑见状赶忙开口,语气中充满慌张。


聂明玦无奈地看了眼聂怀桑,虽然他嫉恶如仇,但现在在这里的一切都是未知,他也不会轻易轻举妄动。


稚子无辜吗......那就让我亲眼看看吧。


蓝忘机看了眼温苑,心里明白这是上次抱着自己大腿喊他有钱哥哥的小孩子。


魏无羡虽然想不通为什么上面会出现温苑,但还是决定看看这个所谓的剧情卡片要搞什么鬼。


不过,蓝思追是谁?怎么和小阿苑并排在一起?难道是小阿苑未来的朋友?


蓝曦臣和蓝忘机也疑惑于现今姑苏蓝氏并无这个名字的人,难道......


是未来吗?


蓝曦臣想到,眼神微沉地想到说,难道这个屏幕可以让我们看到未来吗?那可就有点糟糕了,毕竟知道未来是好事,但所谓无功不受禄,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这种事可是会要我们付出代价?


“那么我选【是】了啊。”


魏无羡见众人沉默许久,打破了沉重的气氛。他见其他人都没提出异议,就点选了【是】


【可现在温室残党就是众矢之的,谁护着他们,就是在和所有人作对!】


【他们从未参与过杀戮,反而救下了不少人你又不是不知!】


【那又怎样!】


【他们姓温!】


魏无羡听到这段对话,脸色瞬间苍白起来。


聂怀桑犹豫再三还是开口问道:“魏、魏兄啊,这是你和江宗主的对话?”


魏无羡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说:“这是我和江澄决裂前的谈话。”


【若我生来便有九千错


“乖,不要动。”魏无羡手握着泥沙倒向在土里的温苑。


等一人为我解惑

也甘愿禁锢枷锁


“我现在把你种在土里。”

“明年,就会结出很多小温苑来陪你玩啦。”

魏无羡忽悠着温苑说道。

“哇!”温苑高兴地笑了。


不过痴心不改是非评说


温苑伸手想要拿到在桌子上的拨浪鼓。】


温情忍了再忍,忍了再忍,最终破口大骂,“都说了让你不要把阿苑种在土里!!”


“哇!”温苑看到这副画面高兴地拍了拍手,似乎回想起了这件事,神色表现得很期待。


蓝曦臣等人面面相觑。


只有蓝忘机看到这一幕,眼神微微柔和,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又转瞬即逝。


【纵我生来便有九千错


温苑喝着汤,仿佛听到了什么话,很难过地连汤带碗一起慢慢后退


得一人赠他因果


温苑哭着扯着一个人的衣角,镜头慢慢往上移,原来是蓝忘机。


谁赠我一丝温热

共他万里星河


“晚辈名叫蓝愿。”

一位身穿蓝氏子弟服装的人说道。旁边慢慢浮现一个框写到,

「蓝愿,字思追,本名温苑(失忆中)」


“那,思追?”

鬼将军温宁说道,语气中带着急迫和一缕期待。


“思追是晚辈的字,含光君取的。”

蓝思追温和地说道。】


众人看到这里还有什么不明白了,答案甚至还写出来了啊。


温情虽然不知道为什么阿苑最后会成为姑苏蓝氏子弟,但还是很感激地和问您一起对蓝忘机行了个礼。


“谢谢你,含光君。”


蓝忘机同样回了一礼给温情和温宁,说道:“尚未发生,不必如此。”


温情无奈地摇了摇头,眼神仍充满感激,她明白阿苑既然出现在了姑苏蓝氏,甚至还失忆了,他们岐黄一脉怕是在最后未能幸存。


虽然不解于这其中的过程,但她对蓝忘机愿意让温苑在姑苏蓝氏学习成为姑苏蓝氏的子弟,甚至还为他取了字而感到高兴。


“啊,谢谢你啊,蓝湛!”


魏无羡语气轻快地说道,仿佛根本没察觉这段影像其中的含义。


蓝忘机听到谢谢二字身形顿了顿,片刻后说道:“你我之间,不必言谢。”


魏无羡不置可否。


【生来便不是

棋盘之上傀儡客

一身本领齐天


“身为姑苏蓝氏的子弟,我们不能弃人命于不顾。就算是死,也要守着等人来。”

身穿姑苏蓝氏子弟服装的蓝思追神色坚毅地说道。


斗命运叵测

这桀骜难驯

有谁能生杀定夺


“挫骨扬灰,挫骨扬灰!”

鬼将军温宁被绑着,一脸慌张地看着一个人手里拿着的盒子。

一道火炎毁灭了那个盒子,慢慢浮现了温情的面容,她被绑着,下面似乎是许多木柴并且正在燃烧。

她木然地看着一切,然后缓慢地闭上了眼睛。】


“温情!”


“姐姐!”


“情......情姑姑?”


魏无羡身上鬼气瞬间爆发,眼睛变得通红。


“魏婴!”


“闭嘴!好一个挫骨扬灰!温情姐弟做错了什么?!仙门百家都说他们是温氏余孽,又有何人得知他们之苦?!”


魏无羡听到挫骨扬灰和看到盒子被烧成灰还有什么不明白,那盒子不就是骨灰盒吗!挫骨扬灰!仅仅是因为他们姓温就必须要死、必须要被挫骨扬灰吗?!


温宁和温苑将温情抱紧,温情也抱回了他们,她注意到温宁也被绑着,恐怕也凶多吉少,但屏幕中的阿宁也是凶尸的样子,仙门百家真的舍得将阿宁毁掉吗?


温情心里自有答案,眼睛闪过不明的情绪,默默地将温宁和温苑抱得更紧。


“魏公子,请你冷静点!”


“冷静!你要我如何冷静!我不惜叛出云梦江氏就是为了保护岐黄一脉,他们救人无数,手下从未沾过血,你们为何一定要将他们赶尽杀绝!”


“我们并未做过这些事,若他们并未犯错,真的是无辜,我姑苏蓝氏绝不会冤枉任何一个人,且会调查清楚再进行审判!”


“加上我清河聂氏!我大哥虽然嫉恶如仇但也不会无缘无故冤枉一个好人!”


聂怀桑惊慌地开口说道。


魏无羡听了他们的话沉默片刻,放下陈情收敛了身上的鬼气,然后不再与任何人对视及交谈,盯紧了屏幕想要看看后续和为何会这样。


也因此他没能看见,蓝忘机那紧张他关心着他的眼神,蓝忘机见他没往向他这里,心里有些酸涩。  

柊吾私藏的相册被发现了!让我们走近ssr的世界探索温泉之旅的究极SP吧!

卡密最近老坟头为何低产?其实太太们早已告诉我们答案,原因竟是——!

进群可得神秘ssr!

每一位太太都在奋笔疾书(颅内作业)!相册更新层出不穷!更有热情好客的阿sir领军启航!


正经文案:

这是一个手书企划,多位大大联合制作中,但仍缺少画师大大,吁请大大们踊跃参加!

PS:非联动,只是《马甲的千层套路》

PPS:是缺画师哦,想要单纯吃粮的别进。

群号:717594442

求合作

再次占tag致歉!

目前正在做着《马甲的千层套路》的视频,用的是千层套路这首歌,拜托了熊熊帮忙填词!


但是很多个画面没有适合的图片,想要求有没有愿意帮忙画!PS:非约稿,没钱!只是为爱发电。因为很少大大,工期遥远,所以再次请求。


若是有愿意帮忙的,非常感谢!可以来私信我!

求合作

占tag致歉!

目前正在做着《马甲的千层套路》的视频,用的是千层套路这首歌,@趴趴熊 拜托了熊熊帮忙填词!

但是很多个画面没有适合的图片,想要求有没有愿意帮忙画!PS:非约稿,没钱!只是为爱发电。

若是有愿意帮忙的,非常感谢!可以来私信我!

除了填词、视频剪辑已经有人,其他地方如果你们觉得能帮上忙也欢迎留言来帮忙。

「柯南同人联动群像」白日妄想

BGM:三无Marblue、祖娅纳惜 - 白日妄想

原曲地址:BV1ZJ411p7hJ

钢琴伴奏:@飞侠Shrimp (已授权) 

钢琴曲地址:BV1a34y1k7Ke

特别鸣谢:6.19


图源:lofter---

作业还没画完(已授权)

浅仓慎司(已授权)【PS:都是约稿但都已授权】

普提托拉亚奈(已授权)

缘仔不圆(ap凉了不干啦)(已授权)

虞临(已授权)

小小小臾啊(已授权)

Lorellanian(已授权)

趴趴熊(已授权)

Mr.Smile(已授权)

阿风(已授权)

Marc Brandy(已授权)

Violet(已授权)

克系歌王格赫萝丝(已授权)

O⑤O⑥(约稿开放)【已授权】

Mafura(已授权)

雅不渡(已授权)

零點十分(已授权)

晨钟暮鼓(已授权)

芽茶苏(已授权)【PS:大大是约稿的】

南山有别(已授权)

麦生(已授权)

砚花老弥(已授权)[大号:ReMin砚花老弥]【PS:大大开放授权只要注明+艾特大小号】

赤红的布尔什维克(更新随缘)【已授权】

见你知你(已授权)

门(已授权)

雀雀子(暂退七月回)【已授权】

只要是梨叫啥都行(已授权)

嘉壹平三(开学消失中)【已授权】

橦闲(已授权)

Ach(繁体版)(已授权)

感谢所有授权的大大! 

摸鱼作品,我好水哦.....

BGM:我是来揍你的--张杰

歌词排版@什么都阙

图源:lofter---

想戴035(已授权)

Mafura(已授权)

趴趴熊(已授权)

嘉壹平三(开学消失中)【已授权】

水果糖(已授权)【PS:大大开放授权只要标明出处就行】 

联动向!图源看下方! 

有彩蛋!!

BGM:Monster---Starset 

图源:lofter----- 

O⑤O⑥(可约稿)【已授权】 

鸽子汤(已授权) 

沈泽泽泽(开弧版)【已授权】 

白比诺(已授权) 

趴趴熊(已授权) 

Mafura(已授权) 

嘉壹平三(开学消失中)【已授权】 

小小小臾啊(已授权) 

Mr.Smile(已授权) 

海花酱(已授权) 

Marc Brandy(已授权) 

没啦没啦没啦(已授权) 

彼时末岸(开学失踪ing)【已授权】 

雀雀子碎觉觉(已授权)

克系歌王格赫萝丝(已授权) 

PS:有《作为coser的我好难》的《酒厂的苏格兰假酒》篇出场(短暂而已)。 

 PPS:哔哩哔哩版较为不同,有结尾列表。

 


柯南联动向~

图源看下面!

剪影部分为lofter:msf尘作品、部分为本人自己找官图&柯同小说封面弄成剪影、部分官图剪影。

BGM:命に嫌われている(被生命所厌恶)by まふまふ(做完后刷着刷着才知道这个不是原作者是翻唱的,但我联系不到这位作者,所以侵删,如果有人联系的上我就换成原唱的【我觉得这版比较好听】)

图源:lofter——

msf尘(已授权)

橦闲(已授权)

鱼菇菇(已授权)

白比诺(已授权)

浅仓慎司(已授权)【PS:都是约稿但都已授权】

凉城今天摸鱼了吗(已授权)

【家里蹲】(已授权)

趴趴熊(摆烂中)【已授权】

Mafura(已授权)

千雪(已授权)

赤红的布尔什维克(马上开学更新随缘)【已授权】

阿风(已授权)

砚花老弥(已授权)[大号:ReMin砚花老弥]【PS:大大开放授权只要注明+艾特大小号】

我永远喜欢天老板(已授权)

门(已授权)

虞临(已授权)

Lorellanian(已授权)

普提托拉亚奈(已授权)

水果糖(已授权)【PS:大大开放授权只要标明出处就行】

想戴035(已授权)

O⑤O⑥(欢迎约稿)【已授权】

见你知你(已授权)

S栗子糕(已授权)